• <bdo id="rcj8k"></bdo>
    <tbody id="rcj8k"></tbody>
  • <track id="rcj8k"><span id="rcj8k"><em id="rcj8k"></em></span></track>
      1. 第一百一十一章 計劃

        作者:尹大森  |  更新時間:11/30/2017 7:40:14 AM  |  字數:5016字
            清水四

            他們出來以后,就奔著醫藥谷的那條河流的方向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因為盤古斧太重,所以就由楠恭拿著,他們三個人到了那個溪流以后,就看見了大章魚的觸角在溪水的西邊擺動,好像在給他們打招呼一樣。

            藥老小六和巴蒂,都不知道去了哪里,這個溪流旁邊現在空無一人,除了大章魚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藥老去哪里了?”虹茗問道,說完看向四周,好像在尋找著他們的蹤影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走的時候,他們還在這里,這一會的功夫,跑到哪里去了。”楠恭也有些納悶,因為他離開的時候明明看到藥老小六巴蒂,都在這附近的,他們要找盤古斧肯定不會離開太遠,最多只會在附近,可是附近沒有看見他們的影子,這個時候楠恭心里面開始有些擔心了,因為附近出沒最多的就是鬼怪了,也不排除很多鬼怪一起活動,與藥老碰見,這樣想著楠恭心里面就有些著急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怕他們有危險,我很還是分頭找一找吧。”這個時候楠恭提議到,因為他是藥老的好朋友,所以當然很擔心藥老的生命安全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,我們分頭去找。”虹茗聽到楠恭的提議以后,就欣然同意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個時候,站在一邊的蛇男有些手足無措了,他看著虹茗和楠恭說道:“那我怎么辦。你們打算把我丟在這啊,就說你們不講信用了,沒有想到這么快就出爾反爾了。”蛇男扭過頭,一副很生氣的樣子看著他們兩個人。

            虹茗這個時候才注意到蛇男也在這里,于是哄著蛇男說道:“我們現在要找我們的朋友,所以要分開去找,不過你也可以幫忙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但是我不知道他們張什么樣子啊,如果找錯了怎么辦。”蛇男說道,說完攤了攤手表示很無奈。

            虹茗想了想覺得蛇男說的很有道理,因為他真的不知道他們張什么樣子很有可能找錯人,把鬼怪引過來就不好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要不我和你一起去找好了,兩個人比較快一點。”蛇男看向虹茗,然后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虹茗正想要同意,但是還沒開口,一旁的楠恭就突然插嘴說道:“讓他跟著我好了,我需要幫手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虹茗:“這樣也行。”她感覺楠恭有些奇怪,語氣什么的都不像平時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才不和他一起呢,多沒有意思,我要和你一起。”蛇男似乎很不愿意和楠恭一起,畢竟楠恭曾經踩了他,他們兩個雖然和解了,但是他還是不愿意和楠恭一起,而且他真的不知道楠恭葫蘆里賣的什么藥,明明不喜歡自己還是要讓自己和他一起走,肯定沒有安什么好心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樣想著蛇男打死都愿意與楠恭一起走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要不,還是我和他一起吧。”虹茗看見蛇男耍無賴,也沒有了什么辦法。蛇男和楠恭一起,難免會有什么事情,因為兩個人不合,而且蛇男剛才還想找楠恭的麻煩,要不是她攔著兩個人已經打起來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隨你們好了。”楠恭一臉的不悅,說完就自己離開了。

            虹茗明顯感覺到了楠恭心里不悅,但是她也不能說什么:“多大的人了,怎么老愛耍脾氣。”虹茗看著楠恭的背影自言自語的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聽見了啊。”已經走遠的楠恭這個時候,突然回頭看著虹茗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虹茗心里一驚,沒有想到自己這么小的聲音,他都可以聽見,真的讓人十分的吃驚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別看了,我們趕緊去找吧。”蛇男督促著虹茗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虹茗看了看四周,選定了一個比較平整的方向走了過去,因為她感覺他們或許會往這個方向走。

            _

            藥老哪里,看見楠恭不見了以后,他們三個人就上路去尋找楠恭和虹茗了,不過他們沒有走水路,而是沿著河邊一直向西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一路上三個人都垂頭喪氣的,看起來都不是很開心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真的出事了,我怎么給云崗的人交代啊,怎么給自己的良心交代啊。”藥老走著走著突然說出了聲,語氣有些悲傷。

            小六和巴蒂看了一眼藥老,想要安慰,但是張口又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,就嘆了口氣。

            約摸著走了許久以后,他們看見了大章魚的觸角,在溪流西邊的上空,藥老小六巴蒂,都驚訝的抬起頭看著這個大章魚,眼睛里面露出一種不可思議的光芒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這……這個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守護者。”藥老激動的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小六和巴蒂很不明白的看著藥老,他們不明白什么守護者,難道這個大章魚是守護者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哎……還真的存在啊,我以為是和傳說呢。”藥老說完嘆了口氣,神情好像在追溯著什么。

            幾百年前

            藥老為木倫的父親治病,但是沒有想到的是,木倫的父親死前告訴了他一個秘密,就是這個醫藥谷走守護者,木倫的父親身為谷主所以知道這個要代代相傳這個秘密,他年輕的時候,也出海尋找過這個傳說的守護者,但是沒有什么結果。

            他死之前告訴藥老,讓藥老幫他保守,直到木倫成為一個成熟穩重的谷主的時候,才可以讓藥老告訴他關于守護者的秘密。

            但是藥老也沒有等到那一天,他甚至都沒有機會對木倫說,侵略者來的那一天。他曾經祈禱著那個傳說中的守護者可以出現,但是沒有,直到木倫被殺死他都沒有出現,藥老從那個時候就覺得這個傳說可能真的只是一個傳說,哪里有守護者,那不過是說出來安慰每一代谷主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可是今天藥老相信了,他神情激動,眼神中帶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情,“是您嗎守護者?”藥老跪地對著大章魚的方向說道,小六和巴蒂也跟著藥老跪了下來。

            離他們很遠的大章魚這個時候好像聽見了他們的話一樣,慢慢的向著他們的方向移動了過來。

            藥老看著移動的觸角知道大章魚正在往他們的方向靠近,他的心里面說不上是什么情感,有一些害怕,還有一些敬畏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是醫藥谷的子民嗎?”大章魚開口的第一句話就這樣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是的守護者。”藥老顫抖的回答到。

            大章魚沉默了,過了一會又說道:“你們是不是在尋找盤古斧?”

            藥老聽見盤古斧三個字以后就微微的愣了一下,他并沒有給大章魚提過這個事情,他是怎么知道的呢。

            大章魚好像覺察到了藥老的神情,心里就確定了一節的猜想,他又繼續說道:“盤古斧已經被別人拿走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藥老聽完神情立馬變得緊張了起來:“什么,被誰拿走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大章魚:“別擔心,那些人不是壞人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這個時候小六對著藥老說道:“可能是虹茗和楠恭拿走了盤古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聽完小六的話,藥老問到大章魚道:“是不是有一男一女,男的很俊俏,穿著藍色的長袍?女的穿著紅色的衣服,有些俏皮。”藥老形容著虹茗和楠恭的模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是的,就是你們說的這兩個人。”大章魚聽他描述的一致就很激動的說道,現在醫藥谷關乎了他的一切,所以他很想再確定一下虹茗和楠恭是否是一個好人。

            聽見大章魚說完以后,藥老的神情變了,變得很激動,眼睛里面有藏不住的開心,他說道:“是他們就好,是他們就好,這樣說他們就安全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看藥老的口氣就知道他們是好人了,大章魚松了一口氣,現在就只能等待他們的好消息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謝過守護者了,我們現在就去找他們,這樣就可以盡快幫那些死去的人報仇雪恨了。”藥老說完對著大章魚做了一個抱拳的姿勢以表謝意,然后站了起來帶著小六和巴蒂離開了。

            看他們離開以后大章魚也收回觸角然后潛到了深水里。

            醫藥谷現在處于一種隔絕的狀態,每一個地方都充斥著一種難以訴說的緊張狀態,一個懷鬼胎的的鬼怪這個時候在暗中觀察著一切,他現在也似乎知道了藥老他們的計劃。

            楠恭一個人朝著那個方向走了很遠,但是什么都沒有看見,他的心情不太好,他不能去鬼界,虹茗如果真的回到鬼界的話,他是不可能跟過去的,因為他是云崗人,云崗人根本就去不了鬼界,因為血統,就像鬼界人不能進去云崗一樣。

            等這一切都結束了,他也要回到云崗,好好的過日子,經營自己的家產,然后……想到這里的時候,他突然迷茫了,然后他可以做什么呢,好好的過日子,沒有虹茗每一天都是平淡無奇的,經營自己的家產,但是在云崗還有誰的錢比他多呢,這多的錢到底有什么作用呢,他不知道,現在也不想深思。

            走了很久以后楠恭沒有發現什么就坐了下來休息,這個時候突然有東西在草叢中來回移動,他警惕性的站了起來,然后對著草叢中喊到:“是誰,趕快給我出來,不要躲躲藏藏的,給我出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那個東西知道自己被發現了,就快速的移動了起來。

            楠恭這個時候拔出腰間的劍,然后朝著草叢移動的方向刺了過去,那個移動的東西突然停住了,楠恭以為自己刺到了那個東西,就上前去查看。

            發現那個地方竟然什么都沒有,就在楠恭心里疑問的時候,一個東西從隱藏的樹后面沖了出來,然后像著楠恭發動了攻擊,楠恭被打的措手不及。他連連后退,完全沒有反應過來。

            等楠恭站定腳了以后,發現自己面前的是一個鬼怪,這個鬼怪長相丑陋,眼睛還有一個是瞎的。他看見楠恭以后,就嚇得腿發抖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沒有惡意啊,我就是路過,我是準備離開的。”鬼怪用一種祈求的眼神看著楠恭,相比他是感受到楠恭的力量了所以就有些害怕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要逃出去。”楠恭看著他眼神中帶著一股殺氣,能在這里的鬼怪都是臭名昭著的,楠恭認為自己眼前的鬼怪想必也不是什么好東西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鬼怪好像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,因為楠恭的神情不一樣,有一絲怒火夾雜在里面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問你是不是要逃出去?”楠恭的語氣里面有一絲的不耐煩,但是他還是耐著性子問道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鬼怪的聲音很小說話的時候手都在顫抖。

            楠恭對于鬼怪都沒有什么好印象,因為他府里面的一些人,都死在了鬼怪的手里面,他為了讓自己看上去更像是一個人家的富豪,所以他聘請的下人都是凡人,楠恭對他們也一直隱藏著自己身份,那些下人甚至都不知道楠恭是做什么生意的,只知道,楠恭每次出去都說是去店里面看看,但是沒有人知道他的店在哪里。

            他有時候身處在這些下人中間,都會忘記自己是云崗的人了,他就經常覺得自己是一個平常的人。

            他離開的那天,他的這些下人就死了。他本想給他們發點安家費讓他們各自離開的,但是還沒有等到他們領錢就一個個顯示了,最后楠恭發現了他們都死在了自己挖的井下面。

            當時他沿著走,就發現有人在自己的地道里面打了另一個出口,而那一個出口通向的地方就是醫藥谷。

            他隨著一些蛛絲馬跡找到了殺害他下人的人,于是為他們報了仇,之后他出高價買下了醫藥谷那塊鏈接他洞口的地方,并在周圍建造了房子,他是不想讓鬼怪再借助這個通道出去害人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如果鬼怪發現他家里面的通道,顯然都會從哪里逃離,那樣人間就大亂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鬼怪目前也就知道醫藥谷北邊的出口,現在都一個個朝著這邊來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個時候,楠恭掏出劍指著這個鬼怪的脖子問道:“吃過人沒有?”他的聲音很冷,冷的讓人忍不住背后發涼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沒有,吃人都是那些有錢鬼怪做的事情,我雖然是個鬼怪但是沒有錢可以去吃啊。”鬼怪顫顫巍巍的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其實在醫藥谷,因為有一些鬼怪長期需要吃人肉,所以川鄂客棧就明目張膽的經營起了這樣的買賣,川鄂客棧有一個地下室,把人都當做畜生一樣的鎖在底下,讓來往的鬼怪挑選。而鬼怪吃人也只會在夜間,所以虹茗那天在川鄂客棧聽到的聲音并不是幻聽,是鬼怪在用餐。

            因為人越來越少,所以人肉的價格也變的很貴了,一般的鬼怪是吃不起的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哦~”虹茗輕笑了一聲,然后用力揮劍,這個鬼怪就這樣人頭落地了,他還沒有來得及發出聲音,就這樣被楠恭解決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楠恭之所以殺他原因很簡單,因為這個鬼怪心里面是想吃人肉的,雖然他嘴上沒有說,但是如果他有條件就一定會去吃,這個鬼怪之所以長相丑陋,很大的原因是他吃人的腐肉造成的,比如說一些有錢的鬼怪在川鄂客棧買了一些人肉,但是不會吃干凈,鬼怪走了以后,川鄂客棧的人就會把那些吃剩的肉丟棄在川鄂客棧后面,這個時候就會有鬼怪出來吃這些剩下的肉,因為不新鮮吃多了就會導致鬼怪的容貌發生變化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樣的鬼怪如果放出去的話,一定會危害人間的,出去了,一定會抓住機會對人下手的,他看起來雖然可憐,其實是十分的可惡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楠恭你怎么在這里啊?”這個時候藥老從一旁出來,看到楠恭后驚訝的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但是看到楠恭旁邊腦袋落地的鬼怪他還是忍不住驚呼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楠恭回頭發現了藥老他們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藥老指著地上的鬼怪想要說些什么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個時候楠恭就說道:“一個鬼怪而已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藥老心里雖然很痛恨鬼怪,但是看見這個鬼怪的死法,心里還是忍不住可憐了他一下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剛才是聽到這里有動靜,就過來了,虹茗呢。”藥老說完環顧了一下四周,發現沒有一個人,他聽大章魚說是一男一女,那么說虹茗也出來了,但是怎么沒有看見人呢,藥老心里面想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虹茗去別的地方找你們去了。”楠恭擦了擦劍上的血,然后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是不是已經找到盤古斧了?”藥老想要確認一遍,于是問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的。”楠恭驚訝的問道,因為他還沒有來得及告訴藥老藥老自己就發現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遇到了守護者。”說到守護者藥老的眼睛里面放出了一種光芒,好像很尊敬他一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楠恭回應了一下,他知道他們遇到的守護者一定是大章魚,也一定和大章魚交流過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我們去找虹茗去吧。”楠恭說完就把劍別在腰間,大步流星的走過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藥老的神情神采飛揚,因為他知道自己期待那么久的事情終于可以完成了,他心里十分的激動,沒有想到自己活著的時候就可以完成一切。

            小六和巴蒂都跟了上去,他們現在的心情也十分的不錯,不要多久,他們就可以回到他們真正的家了,那個他們父母整天念叨的地方。
        尹大森 說:這個月結束了,開心開心。

        評論

        您還未登錄,請先 登錄注冊 后再發表評論

        上一章
        沒有下一節內容了章節加載中...

        用戶登錄

        賬號:
        密碼:
        忘記密碼?
        還沒賬號?立即注冊>>
        福建快3开奖
      2. <bdo id="rcj8k"></bdo>
        <tbody id="rcj8k"></tbody>
      3. <track id="rcj8k"><span id="rcj8k"><em id="rcj8k"></em></span></track>
          1. <bdo id="rcj8k"></bdo>
            <tbody id="rcj8k"></tbody>
          2. <track id="rcj8k"><span id="rcj8k"><em id="rcj8k"></em></span></track>
              1. 七乐彩杀号秘笈 英国幸运5星彩是正规的吗 陕西11选5开奖查把询 大了透开奖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开奖技巧 31选7投注套餐 pk10大小单双预测 安徽时时一天几期 复式36选7中奖规则 十一运夺金山东时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