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do id="rcj8k"></bdo>
    <tbody id="rcj8k"></tbody>
  • <track id="rcj8k"><span id="rcj8k"><em id="rcj8k"></em></span></track>
      1. 舊人舊城舊事傷2

        作者:墨城  |  更新時間:3/10/2018 3:03:41 PM  |  字數:2267字
            以真狠狠的哭了一場,仿佛那些委屈在頃刻間如洪水猛獸般傾巢而出。斷斷續續中,沐檸也聽出了個大概。

            趙以真追陸晟言路人皆知,趙家也算書香門第,陸晟言卻不是趙家門當戶對的女婿。趙家就一直反對他們來往。以真雖然貴為千金,卻從來沒有公主的架子,相反她不顧家里反對,執意追求陸晟言。

            陸晟言很努力,卻做不了主,就連他的婚姻都像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。

            趙以真放下所有來追求陸晟言,千方百計讓陸晟言喜歡上她。可最后換來的卻是做他人嫁衣。

            深深地嘆了口氣,沐檸看了看裝睡的以真,長長睫毛微閉著,裝的再好,眼角的淚不停的涌出還是出賣了她。

            沐檸挨著以真躺下,輕拍著她的后背。以真反過來抱著沐檸,從一開始的小聲抽泣到嚎啕大哭。

            過了很久……

        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沐檸睜開眼坐起  :“真真?”沐檸搖了搖以真,沒有反應。  “真真,醒醒。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嗯?水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沐檸急忙下床,打開燈。燈光下的以真嘴唇干燥,臉蛋紅的不像話。沐檸試了試她額頭的溫度,果然,這家伙一吹風就流淚,一喝酒就流淚。現在還學著人家發起高燒來了。看了眼時間,凌晨三點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來,真真,喝水。”沐檸扶起趙以真,喝完水又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。沐檸替以真換了濕透的衣服,打了些水,用酒精試著給以真降溫。再次試了以真的體溫,心中的那塊石頭才放下。

            沐檸看了眼熟睡的以真,心中隱隱犯疼。曾經為了追陸晟,趙家斷了趙以真的經濟,她一個人出來打工,做兼職。有時候累的爬不起來的時候,一說起陸晟言三個字便會眼前一亮,整個人就像打了雞血。就是為了和陸晟言在同一個城市呼吸同一片空氣。

            手機鈴聲突然在寂靜的空間悄然響起,沐檸立刻接過,心怕吵醒了身旁的人兒。

            陌生號碼……

            沐檸靜靜看著那串數字,屏幕的對面,遲遲沒有出聲。

            最終,還是沐檸先打破了這無言的尷尬:“喂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沐檸你好,我是……陸晟言。”借著酒勁的他還是沒敢撥出趙以真的電話,而是撥出了沐檸的手機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這是趙以真爛于手心的號碼,很多次都在沐檸面前念叨。

            對方聽到這句話時明顯怔,說話時帶著些許的哽咽:“以真她……她還好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她……”電話那頭,在沐檸準備破口大罵的時候掛斷了,沐檸怔怔的看著屏幕,就這么……掛斷了?她不好,很不好!你知不知道!

            一通幾乎三分鐘都沒有的電話擾亂了沐檸的睡意。通訊錄,蕭清幾個小時前的電話躍然眼中。一心只顧著以真,完全忘記了蕭清懷里的那個女生。

            現在靜下來了,一楨楨一幕幕滿腦海揮之不去。那是蕭清的初戀吧,蕭清看那個女生的眼神滿滿的溺寵。第一眼的確是被那姑娘驚艷到了。她很漂亮……

            沐檸突然想到之前于薇薇說的那句話“除了安學姐,學長是不會教你彈琴的,你就死了這條心吧。你就死了這條心吧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你就死了這條心吧……

            沐檸煩躁的搖了搖頭。于薇薇口中的安學姐,就是她今天所見到的安梓檸吧。她是大家口中和蕭清最配的那個人嗎?蕭清也是因為安學姐到現在還是單身的原因嗎?那現在安學姐是又回到蕭學長身邊了嗎?

            沐檸起身,探了探以真的額頭,將留在臉上的碎發別到耳后。沉思了很久,拉起以真的手輕聲說到:“真真,我該怎么辦?我的感情都一塌糊涂,怎么才能幫你?你真的放的下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翌日清晨,沐檸下意識的摸了右手邊的位置。

            空的?!

            立馬睜開眼睛,床上哪還有以真的身影,身上的空調被不知什么時候披上的。床上已經冷卻很久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以真!”沐檸驚醒,趙以真昨晚哭的那么傷心,還高燒不退,不會做什么出格的事吧。

            沐檸撐著床沿,雙腳幾乎麻木,昨天晚上什么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。拿起桌子上的手機,給趙以真打電話,顯示對方手機關機。

            沐檸打開房間門,正好撞見端著早餐出來的沐母:“媽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哎,檸檸。這么早就起來了。來吃早餐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媽,你什么時候回來的?”沐檸一邊套鞋一邊問著。這幾日,沐家父母都在忙工作,三天兩頭不怎么看見他們。“對了,有沒有看見以真?”

            沐母擺好碗筷,“這幾天我們忙著沒時間照顧你,我早上回來看見你睡在地上,你說你這孩子怎么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媽媽,我沒事,我不吃早餐了,我先出去一趟。”沐檸隨手拿了件外套,急匆匆的開門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哎,你這孩子,不吃早餐哪行?外面冷你就穿那么點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沐母的嘮叨漸行漸遠,走在大街上,盲目的看著有沒有趙以真的身影。找遍了所有以真去過的地方,就是沒有任何足跡。沐檸自我安慰著:“沐檸,你要冷靜。再仔細想想有什么地方遺漏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電話在這時的振動起來,屏幕顯示是趙以寒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喂?阿檸,昨天我喝多了,在酒店。我聽蕭清說你把真真帶回去了。我這做哥哥的真是太失敗了,等會我來接……”趙以寒聲音有點嘶啞,應該是剛睡醒的樣子,話說到一半卻被沐檸打斷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以寒哥,以真不見了。我找遍了我們之前去過的地方,就是沒有她的蹤跡。她還在發燒……怎么辦……是我沒有看好她……”沐檸深深的感到自責。

            趙以寒聽沐檸斷斷續續的說著,“阿檸,你先別急,我們分頭去找找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蕭清開車經過百貨大樓,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。鬼使神差的停下來,走近一看果然是沐檸。

            走遍大街小巷,該找的地方都找過了。沐檸蹲在馬路旁,苦想以真會去的地方。眼前卻出現一雙鞋,抬頭,激動的站起來抱住蕭清:“學長,我找不到真真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蕭清被突如其來的擁抱頓了頓,隨即,雙手輕輕拍著她后背。

            平復一下心情,沐檸才覺得剛才的行為有點唐突。松開手,退了兩步。

            蕭清瞇著眼睛看了看沐檸,沐檸始終沒有敢抬頭看這蕭清的眼睛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學長,我,我還有事……”沐檸想逃。

            蕭清不喜歡這樣,這種對他若即若離的感覺讓他覺得非常的不爽。蕭清不說話,只是靜靜的看著沐檸。沒有放她走。

            最終還是一通電話讓沐檸從尷尬中脫身。這次,電話是趙以真打來的,電話那頭,是趙以寒的聲音:“阿檸,以真回家了。讓你擔心了。”
        墨城 說:

        評論

        您還未登錄,請先 登錄注冊 后再發表評論

        上一章
        沒有下一節內容了章節加載中...

        用戶登錄

        賬號:
        密碼:
        忘記密碼?
        還沒賬號?立即注冊>>
        福建快3开奖
      2. <bdo id="rcj8k"></bdo>
        <tbody id="rcj8k"></tbody>
      3. <track id="rcj8k"><span id="rcj8k"><em id="rcj8k"></em></span></track>
          1. <bdo id="rcj8k"></bdo>
            <tbody id="rcj8k"></tbody>
          2. <track id="rcj8k"><span id="rcj8k"><em id="rcj8k"></em></span></track>
              1. 北京pk记录下载 广东时时11选5结果走势图 网上黑彩票平台有哪些 捕鱼王 超级彩票高手 pk10反买单双最好方法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板 广东11选5定胆杀码 云南11选5今日推荐一定牛 世界足坛总进球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