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do id="rcj8k"></bdo>
    <tbody id="rcj8k"></tbody>
  • <track id="rcj8k"><span id="rcj8k"><em id="rcj8k"></em></span></track>
      1. 第一百四十八章 黑曜邪狼【續】

        作者:姬月  |  更新時間:6/9/2018 3:25:43 PM  |  字數:3330字
            豪邁的一劍,就刺向劍龍的一處空隙,本來劍龍的鱗片,乃是一口口上下翻飛的飛劍,整條劍龍的劍氣連成一片,幾乎無隙可乘,但是,蘇鼎劍法何等精妙,他憑借著對劍意的妙悟,一瞬間就捕捉到了劍龍的空隙,當即一劍刺了下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嗤啦!”

            蘇鼎一劍正中劍龍的弱點,連成一片的劍氣被撕出一道巨大的缺口,雷狂那“吞天鯤鵬手”的吞噬氣息,頓時滲透進去。

            幾道凄厲的慘叫聲響起,有幾個赤霄門弟子,當場被吸成人干,鮮血精氣都被雷狂吞噬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好劍法!”

            雷狂大笑著贊賞蘇鼎,雙手齊齊殺出,瘋狂的吞噬力覆蓋開去,瞬間就將劍龍絞碎,一舉破了陸修的“紫月劍龍陣”。

            雷狂得勢不饒人,雙手往前一伸,想要一手捏爆陸修的頭顱。陸修駭異失色,劍陣剛被破掉,他氣息還沒緩和過來,萬萬擋不住雷狂的殺招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夠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蘇鼎連忙一劍刺出,直指雷狂眉心,這是圍魏救趙的打法,果然,雷狂見蘇鼎揮劍刺來,連忙回手一擋,攔住了蘇鼎的劍。

            陸修躲過了一劫,氣息緩和過來,嚇得他連忙后退開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蘇鼎,你讓開,我要殺了那混蛋。”雷狂目光電芒爆閃。

            蘇鼎說道:“雷狂,今日有我在場,你不許殺他,他好歹也是我赤霄門的弟子,我不能任由你胡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蘇鼎話語落下,雷狂和陸修都是一愣,陸修沒想到蘇鼎竟不計前嫌,會反過來幫他。

            其實,蘇鼎是不想事情鬧大,自己中途離開天棄之地,已經算是越獄,如果再放任雷狂殺人,那自己就絕對是罪不可赦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哼,蘇鼎,你私自越獄,又勾結奸邪,罪不可恕,你等著吧,你死定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陸修緩過氣來,知道自己安全了,當即就蠻橫起來,剛才蘇鼎救了她,他也絲毫不領情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走!”

            陸修帶人離開,他自問自己雖厲害,但蘇鼎和雷狂聯手,他也打不過。

            雷狂臉上殺氣一涌,想要追殺陸修,但被蘇鼎攔住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雷狂道:“蘇鼎,你這是放虎歸山啊!我們干脆殺人滅口,豈不痛快?”

            蘇鼎苦笑道:“像陸修這么重要的弟子,身上肯定帶著命牌,一旦殺了他,他命牌碎裂,我一樣會被查出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想當初,蘇鼎斬殺金鹿子,金鹿子身上命牌碎裂,涼王府馬上就知道了,如果現在殺了陸修,恐怕紫月脈主北辰野,會親自來討個公道,到時候就算慕容天來了,也保不住蘇鼎。

            雷狂一愣,他倒是沒想這么多,也完全不顧后果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對了,雷狂,你來這里干什么?”蘇鼎好奇問道,雷狂居然會出現在天魔血池,這著實出乎蘇鼎的意料。

            雷狂嘿嘿一笑,臉上露出一抹獰厲神色,說道:“我來給赤霄門一頓教訓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教訓?”

            蘇鼎心頭一寒,以雷狂的脾性,什么都做得出來,他可別鬧出什么大禍才好。

            雷狂笑而不語,就在這時,卻聽“嗚嗚”的一陣狼嚎聲響起,接著整個天魔血池,都是沸騰起來。

            蘇鼎心頭一凜,那狼嚎聲是從血池中央傳出的,聲調逐漸變得兇厲,旋即化作一道恐怖的咆哮:

            “鈞天帥!你壓了我五百年,整整五百年啊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嘩啦!”

            整片天魔血池迸發出一陣巨響,所有的池水沖天而起,化作漫天血雨,天魔血池瞬間變得干涸。

            血池中央,是一座高達十丈的五指山,五指山肅穆巍峨,上面貼著一紙符詔,符詔上書“唵嘛呢叭咪吽”六字真言,充斥著恐怖的封印力量。

            五指山下,壓著一頭妖狼,妖狼面目猙獰,通體皮毛漆黑,透著一股詭秘的色澤。

            妖狼仰天咆哮著,拼命掙扎,五指山上的一紙符詔,那“唵嘛呢叭咪吽”六字真言,閃爍著一陣金光,不斷顫抖著,最后“喀”的一聲,真言爆裂粉碎,整座五指山也隨之分崩離析,轟隆隆地坍塌下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嘭!”

            妖狼沖天而起,渾身迸發出一抹濃郁的魔曦,它哈哈大笑著,張狂地大叫:“出來了!我終于出來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天魔血池突起變故,蘇鼎頓時呆住了,望著天空上的妖狼,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,那是本來封印在天魔血池的上古天魔——黑曜邪狼!

            “你把天魔放出來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蘇鼎瞪了一眼雷狂,禁不住驚駭后退一步。

            雷狂哈哈大笑,說道:“我要給赤霄門一頓教訓,哼!當初紫月脈主北辰野,竟敢帶人追殺我,我要讓他看看我雷狂的厲害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鈞天帥!你害得我好苦啊!這五百年來,你日日吸我精血,抽我靈髓,害我生不如死!今日,我要血洗中州,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黑曜邪狼狂笑著,魔威滔天,整座皇宮響起了一陣尖叫聲和騷動,習慣了安逸的王室貴胄們,壓根就沒見過什么血腥場面,不少妃子太監望著天上的黑曜邪狼,當場就被那股兇戾魔威震暈過去。

            黑曜邪狼獰笑著,看著騷亂不堪的皇宮,就宛如看著一個螞蟻窩,它雙爪一掃,一道無匹的爪風狂掃而出,狠狠擊在一片宮殿上,那雕龍畫鳳的巨大宮殿,頓時就化作廢墟,亂石斷瓦四散激射,不知砸死了多少婢女太監。

            整片皇宮亂作一團。

            陸修等人剛離開天魔血池,正走到皇宮門口,突然看到皇宮出現這等變故,陸修頓時震怖不已,恐懼地看著天上的黑曜邪狼,哆嗦道:“那個瘋子!居然將天魔放出來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剛才在天魔血池,雷狂一開始沒有理會陸修的挑釁,陸修猜測他有重大圖謀,但萬萬沒想到,雷狂居然如此膽大包天,竟敢將上古天魔放出來!

            如果知道雷狂的目的是這樣,陸修就算拼了這條命,也要阻止他,但可惜雷狂精曉雷遁之術,他就算施展開《春雷寶典》,也無法探知雷狂的蹤跡,所以雷狂破解五指山的封印,陸修竟一無所知!

            黑曜邪狼出世,整個皇宮亂透了,黑曜邪狼瘋狂破壞著,它利爪一揮,就是一道兇悍的爪風殺出,身軀一動,就有萬千魔曦化作利箭,四下激射,頃刻之間,小半個皇宮就被黑曜邪狼摧毀了,到處都是亂石廢墟,慘叫聲接連響起,不知多少人死于非命。

            皇宮的御林軍都是能征善戰的強者,但面對黑曜邪狼這等天魔,卻也無能為力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瘋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蘇鼎怒視著雷狂,他早知雷狂脾氣狂傲,但想不到竟如此肆無忌憚,為了一己私仇,連天魔也敢放出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雷狂點滴之恩必還,睚眥之仇必報!”雷狂渾身煞氣騰騰,聲音鏗鏘有力,充滿囂張狂傲的氣勢。

            黑曜邪狼瘋狂破壞著,它被五指山鎮壓五百年,但依舊保持著強橫的實力,起碼相當于一名武尊。

            武尊級別的高手,放眼整個中州,也是屈指可數,可想而知黑曜邪狼的厲害。

            蘇鼎自然無力阻擋這等天魔,如果用本命神通的話,或許可以拖一拖黑曜邪狼的腳步,但沒必要,因為實力相差太大了,就算施展本命神通,也不見得能對黑曜邪狼造成多大傷害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妖孽,給我住手!”

            一道嬌叱聲響起。

            一個披著金發的女騎士,跨騎一匹獨角馬,悍不畏死地沖向黑曜邪狼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洛青鸞!”

            蘇鼎看到那名女騎士,不禁驚呼了一聲。

            洛青鸞劍眉怒目,一臉正氣,單槍匹馬往前沖殺,沿途不時有亂石砸來,都被她持槍斬破,她勢如破竹沖到了黑曜邪狼附近,渾身精鋼鎧甲在烈日下熠熠生輝,透出英武勇猛的神采,似乎連漫天魔威都被她沖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本命神通!蒼生古佛!”

            洛青鸞沒有絲毫猶豫,居然當場就施展出本命神通,一尊肅穆的古佛幻象,驟然在她背后浮現。

            古佛一臉怒容,渾身佛曦噴薄,爆發出漫天霞彩,一股令人膜拜的佛門正氣,從古佛身上透出,整尊古佛都充滿了莊嚴端凝的氣勢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呔!”

            洛青鸞一聲怒吼,狠狠一掌劈出,九天蒼穹之上,猛然爆發出一陣震蕩乾坤的巨大呼嘯,一個金色的手掌印,就狠狠壓碎白云,兜頭朝黑曜邪狼打來。

            那一個金色掌印,足足有百丈方圓,碩大無匹,透著恐怖的勁氣,天下之間,似乎沒有什么能抵擋這一掌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是洛青鸞的本命神通,鈞天世家頗負盛名的“蒼生古佛”,洛青鸞居然不顧自己壽命的消耗,當場就施展出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轟!”

            金色掌印狠狠砸落,打在黑曜邪狼身上,當初在青州,洛青鸞施展這一掌,一瞬間就將三魔之一的黑火老祖拍成肉醬,但是,黑曜邪狼的實力,比一萬個黑火老祖還厲害,這恐怖的一掌,卻沒有將它打死,甚至連傷都傷不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黑曜邪狼渾身冒出一陣黑光,一個個漆黑的咒印,在它身周浮動著,金色掌印將它打落地面后,就無法再寸進半分,被黑曜邪狼擋住。

            黑曜邪狼四爪踏地,牢牢擋住了洛青鸞這招本命神通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這一招如果由鈞天帥來施展,我肯定是擋不住的,但你這小丫頭,就算再修煉百年,也傷不到我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黑曜邪狼冷笑著,森白的獠牙顯得恐怖而猙獰,它雙爪猛然一撕,整個金色掌印,都被撕碎,化作漫天細碎的金芒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噗嗤!”

            洛青鸞狂噴出一口鮮血,滿頭金光閃閃的長發,頓時一根根化作蒼白,卻是她施展了本命神通,陷入了衰老狀態。

            洛青鸞頃刻落敗,但也幸好有她拖延了一下,衛兵們已經護送著一眾皇室貴胄,安全地逃出皇宮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孽畜!夠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一聲雷霆咆哮震天響起,遠方的天際有一片雷云,轟隆隆呼嘯而來,漫天金色電芒宛如騰蛇,瘋狂跳動著,一名魁梧的男子,從雷云里破殺而出,腳踏驚雷,狠狠沖向黑曜邪狼。
        姬月 說:XXXXXXXX

        評論

        您還未登錄,請先 登錄注冊 后再發表評論

        上一章
        沒有下一節內容了章節加載中...

        用戶登錄

        賬號:
        密碼:
        忘記密碼?
        還沒賬號?立即注冊>>
        福建快3开奖
      2. <bdo id="rcj8k"></bdo>
        <tbody id="rcj8k"></tbody>
      3. <track id="rcj8k"><span id="rcj8k"><em id="rcj8k"></em></span></track>
          1. <bdo id="rcj8k"></bdo>
            <tbody id="rcj8k"></tbody>
          2. <track id="rcj8k"><span id="rcj8k"><em id="rcj8k"></em></span></track>
              1. 时时彩高手刷流水方案 广东今晚36选7开奖结果 mg电子游戏娱乐成网站 vr赛车历史 秒速时时投注网站 河北11选5计划 信游娱乐最新登录地址 新疆时时周期 3d所有开机号 vr赛历史